天才也有极限:拿破仑是如何输掉莱比锡之战的

天才也有极限:拿破仑是如何输掉莱比锡之战的

1813年10月,拿破仑不败的神话在德国城市莱比锡附近被彻底打破。这场失败不仅葬送了刚刚达到鼎盛状态的法兰西第一帝国,也让欧洲乃至世界历史上的第一军神走下了神坛。

在莱比锡战役前,拿破仑从未在大军团的正面交锋中被击败过。他的对手要么靠海军封锁,要么靠焦土战术与游记骚扰,却都丧失了正面交手取胜的信心。那么如此伟大的天才,为什么会在莱比锡达到了自己的极限呢?

要明白拿破仑的军事造诣所达到的高度,就必须先了解为他提供施展才华机会的重要舞台。这个舞台不是别的,就是拿破仑手中的那支法国军队。

早在拿破仑出生之前,一场巨大的军事变革就已经在欧陆持续了两百多年。当刺刀与燧发枪逐步完成普及后,欧陆的职业化军队开始使用大长度、宽正面的横队射击战术,以求步兵的火力和杀伤效果达到最佳。不断升级的炮兵和越来越规范化、科学化的骑兵是军中步兵最可靠的补充。但在这场变革中,法国人经常处于不利的局面。

说来有趣,近现代陆军中的排、连、营等编制规模与设计,都是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人推广出去的。但当波旁王朝的军队又要维持较大规模,又要在四处与不同敌人厮杀,还不能让自己的农业国属性提升盈利水平。那么法国陆军就必然处于一种不上不下的局面。结果,在对士兵射速、队形训练和士气要求非常严格的横队战术里,法国人屡屡被英国人、普鲁士人和奥地利人弄的非常难看。垂头丧气的法国人甚至得出结论,本民族不适合横队!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国人开始尝试大量采用纵队战术。简单来说,就是不再追求将队伍的横截面拉长,发挥火力优势。训练欠佳的士兵,完全可以以大纵深的队形,进行快速的机动行军和作战。不需要在像过去那样,花时间变换成横队。遇到突然情况时,队形甚至可有可无,只要有任何建筑物和可以当做岩体的环境,就能就地开始射击作战。与之相辅相成的是法国炮兵的技术提升和改革,让炮兵支援力度大大增强。青年时代的拿破仑,正是在这场法国军队的大面积改革背景下,开始自己的军事生涯。

恰逢法国大革命爆发,大量旧军官被清洗,法国人更无法在战场上用正规军的横队战术去抵抗反法同盟们的军队。于是,纵队战术成为了法国人必然的选择。新式的法国军队甚至在就地征集补给方面,冠绝欧洲。因为如果不在被占领区好好的打劫一番,自己国内破落的生产水平根本无法给他们提供基本的后勤保障。反过来,这一情况反过来成为了法国军队优势。

但仅仅如此,拿破仑手里的那支军队还无法达到历史上所取得的成就。因为纵使新式法国军队的纵队冲锋多么猛烈,一样可能在训练有素的横队火力前面被击退。

拿破仑从军的时候,另一场更有意义的改革也在由过去波旁王朝的军事改革家们进行着。他们将军队中各个个营组织起来,增加了一个新的编制师。过去的欧洲名将们都需要在战时,依靠个人和副手的帮助,组织协调各个营的管理。如今,升级的指挥层直接以师为单位。好处自然就是,军官彼此之间的配合娴熟度大大增强了。一条无形的数据链被建立起来,让更大规模的军队在战斗中,拥有远远超过升级前的反应能力。

法国大革命时,重建的革命军正是依靠这种思维,将一个个适合纵队突击的营统一指挥。利用自己所处的内线优势,快速行军,迅速作战,见好就收。反法同盟的各国军队,由一堆训练有素却协同欠佳的营组成。彼此从各个方向向法国挺进。结果被新式法国军队在彼此就位前,就迅速击溃了。

拿破仑执掌军队后的一系列超水平发挥,都是建立在这样一支强大军队的基础上。集超一流的军事指挥水平和超强的战场预测能力于一身的拿破仑本人,在拥有了这套当时最完美的系统后,成为了军中的最强大脑。

他还在这个基础上,又进行了一次系统升级。将各个师,彼此链接,组成了后来我们都熟知的军团。结果便是,法军在规模越大的战斗中,越能取得重大优势和胜利。来不及反应的对手们,无论是在战略机动,还是战术执行上,都显得迟钝而呆板。打着打着,法国军队就赢了。即便大家数量相当,拿破仑指挥下的法军,还是可以在战场的各个局部上,形成以多打少的优势。

可以说,没有法国人这条新式数据链,就不会有拿破仑的一系列战场辉煌。而没有拿破仑这样的天才大脑作为系统的芯片与服务器,法国军队也无法迅速掌握和升级这条数据链。那些系统落后的反法同盟国军队,还在战场上使用旧的办法。各个营拼凑成数个临时组建的旅,自然是处处受限,疲于奔命。失败之余,也就只能自然只能感叹技不如人了。

拿破仑用自己的天赋带着新式军队升级、前进。然而正是他本人的太过聪明和优秀,反而限制住了他的手下完成进一步的自我提升。作茧自缚,是对这种困局的最好体现。

法国人的军队数据链原本是希望为军队的各级指挥层都建立长期固定而比较出色的参谋队伍。这些大大小小的参谋部是军队的芯片、服务器、路由器和网线。但在实际情况中,拿破仑芯片的作用异常强大,整个处理器经常不经过中间环节,就越级指令基层战斗。作战计划与部署也经常朝令夕改。渐渐的,拿破仑军中的那些中高层军官就成为了皇帝本人的传声器。系统原先设计的自主性,被拿破仑给慢慢修改、屏蔽了。

而反法同盟的各国军队,都在一次次的失败后,争先向法国人学习了这一整套系统。著名的普鲁士总参谋部,就是在1806年建立的。一开始,保守的普鲁士军队还这套系统有所抵触。但当拿破仑的大军在奥茨特里斯和耶拿战役中横扫敌军后,普鲁士人马上就明白了新系统的重要性,并以超过法国人的严谨细致精神,进行了军队的系统升级。而更为落后的奥地利人和俄国人,一样将法国人的作战条例全盘照抄,做到了与拿破仑之间不存在系统代差。

▲拿破仑重要对手之一的奥地利军队,他们在法军面前损失最大也最早开始模仿法国

1813年10月,拿破仑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过去的那些旧对手。他们的战斗力或许可能比法国士兵更好,数量也更多。但是在大战略层面的指挥上,难以同自己比肩。

但当战役开始后,高傲的皇帝发现了情况已经完全不同。改头换面的普鲁士、俄国、奥地利军队,彼此之间虽然相距较远,却可以做到互相之间的有效配合。当拿破仑的军队企图和过去一样进行内线快速作战时,对面的敌人都会迅速而整齐进行战略后撤。即便是有机会同敌军交战,战略某一个地方也需要付出远远超过以往的伤亡代价。一旦法军开始战略收缩,向另一个方向的敌人挺进时,原先的对手又会发起追击,如影随形。结果便是,大量的法国部队在战略转移中遭到重大伤亡。

拿破仑在莱比锡战争中,PB莱比锡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他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在徒劳的内线机动作战中,法国军队的控制区域越来越小,补给越来越少。整场莱比锡战役,就是皇帝本人在反法同盟军的包围前里,进行着各种无谓的挣扎。每一次挣扎,都伤害巨大。反法同盟的将领与参谋们,没有一个人拥有拿破仑那样的军事天赋。但他们却可以使用集体的指挥,将拿破仑这位天才,逐步耗干。拿破仑这边的将军元帅们,却只能在皇帝的命令下,充当基层督战队队长,或是领军冲锋的军头。让一个元帅去干一个上尉都能干的事情,军队焉能不败?

最终,法军的失败并不是因为被联军彻底合围困死。而是拿破仑本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精疲力尽,无法再有新的办法逼退强敌了。心灰意冷的皇帝带兵退往法国,唯一的一座度和桥梁却被已是惊弓之鸟的手下,抢先炸毁。纵然,莱比锡城内的守军还不愿投降,大局也无从改变了。拿破仑的不败神话与法兰西帝国第一的命运,就此被终结!

作为人类军事史上的重要一章,拿破仑战争彻底改变了战争的面貌。过去,职业化的精选部队,让战争经常看上去像是贵族和国王的游戏。出类拔萃的将领们则可以在自己的战争棋盘上,下出完美的一局。

拿破仑却用自己的天赋,将战争的规模和强度大大增加。从此,几十万人直接的大规模厮杀,成为了战争中的家常便饭。战争的成本与影响都远远超过了过去。要指挥和控制如此之多的军队,近现代化的参谋部成为了决策的中心。拿破仑这样孤身一人的中心化领袖,显得不堪重负。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会明白,正是他的辉煌使得自己最终走向了覆亡。在他之后,再也不会有第二个拿破仑出现。拿破仑所需要的环境土壤,已经他自己耗尽了肥力。任何再想以一人之力来扭转乾坤的天才,都会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夭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fzymc.com/,PB莱比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